校园文化
Cultur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杰出校友
 
杰出校友
 
李强民
 
   

“掠夺说”是没有道理的——访中国驻赞比亚大使李强民

时间:2010-04-08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 张哲

 

用赞比亚总统的话说,我是惟一一个可以随时出入总统府的大使。插着中国国旗的车开上街,很多当地人都会敬礼。

329日,李强民大使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专访。他直率地回应了中赞关系、中非关系中的“掠夺资源”、“劳资纠纷”和“新殖民主义”等敏感话题。

这是真心的合作共赢

南方周末:近年来,中国与很多非洲国家关系发展迅速,但也招致了所谓“新殖民主义”或“掠夺资源”等负面声音。中国在赞比亚的铜矿开采也被当作了这样的 “例证”,你如何看待?

李强民:赞比亚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实际上除了铜,还有钴、锌、锰、镍、钻石等,开采的经济价值很大,也都是我国在现代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资源。

但说中国在“掠夺”赞比亚的矿产资源,是没有道理的。

赞比亚八大铜矿公司,我们原来只有一家,就是谦比希铜矿,这还是英国人开采了五十多年以后,把比较易采的矿全都采光了,关了15年之后,赞方请中国人帮助解决就业问题。我们从大局出发,1997年把它接收过来,加大投入,恢复了生产。

西方记者问过我好几次,中国为什么老集中在矿业投资?我说,中国目前在赞比亚矿业投资远不及西方。三四年前,赞比亚年产铜约50万吨,中国企业产量才3万多吨。去年经济?;?,西方公司实在经营不下去了,中国公司才应赞方要求接手了卢安夏铜矿。八大矿山公司我们也只排在第七。

中国投资农业、加工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等,为什么不去探讨,中国只在赞比亚开了一个小铜矿,你们西方就看到了?如果说排在第七位的中国矿业公司是“掠夺资源”,那么排在前面的西方矿业公司又是干什么的?

金融?;栽薇妊堑目笠党寤鞣浅4?,而中国矿业企业坚持不减员,不减产,不减投资甚至增加投资,帮助赞比亚政府盘活两个关闭的铜矿。正因如此,虽然绝大多数非洲国家GDP下跌,赞比亚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却逆势上扬,增长6.3%。

中国帮助了赞比亚经济发展、解决就业,同时我们也以合理的价格拿到了国内需要的矿产资源。这是真正的合作共赢。

南方周末:赞比亚中国经济合作开发区是以矿业为龙头的,恐怕也加强了西方人的“中国威胁”论调。

 李强民:合作区是我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一个比较成功的模式,这个模式对赞比亚有一定的借鉴意义,赞比亚愿意学。

我们也想把国内一些成熟的、有比较优势的企业引到赞比亚,解决赞比亚日用消费品和工业制成品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所以,合作区既帮赞比亚发展,同时也把国内比较成熟的产业逐步转移,为国内赢取更多发展空间。

“中资企业不善于和工会沟通”

南方周末:中资企业常?;嵩庥龅钡毓せ嶙橹展?,你怎么看?

李强民:赞比亚有大量矿业工人,现在的执政党主要又是靠搞工人运动上台的,因此该国工会势力比较强大。

恰恰中资企业以前不太善于跟工会和NGO沟通,所以一些企业有过教训。

但是随着我们走出来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对当地律体系逐渐加深了了解,跟工会打交道的技巧也越来越娴熟。比如说在收购卢安夏铜矿过程中,我们刚签完合同,就特别加强了跟工会代表的沟通,讨论怎样做既确保企业的发展,同时又保证工人利益不受影响,我们还同企业商量、组织卢安夏铜矿的工会代表去中国人管理的谦比希铜矿考察工会,感觉中国投资者是真正尊重他们。因此卢安夏铜矿接手的时候非常平稳,没有发生过任何罢工事件。这也是赞比亚政府和媒体预料之外的。

南方周末:此外中国中小企业的经营似乎也是管理难题,还有当地报纸还反映中国企业行贿。

李强民:我们教育中资企业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但是毕竟是在赞比亚这个特定国度里,经济发展水平比我们要低很多,政治体制和司法体制跟我们也不一样。

我们改革开放刚刚31年,没有太多经验,“走出来”的过程中肯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当然,中方企业合法利益受损时,使馆有责任出面协调。比如说2008年,由于中国建筑企业在赞比亚市场份额占到约80%,越来越多的外国建筑公司就采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把中国的三家企业列入黑名单。

在这种情况下,使馆找到赞比亚的高层,甚至总统,据理力争,指出这是行业竞争对手用不正当的手段把我们的企业打压下去!在使馆协调下,三家企业从赞政府的黑名单中排除掉了,维护了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对赞比亚政府也引起了很大的触动。

 “赞比亚从不对中国说‘不’”

南方周末:赞比亚的反对党经常借中国议题来发表攻击现政府的言论。

李强民:赞比亚总体对中国人民是非常友好的,只要中国需要赞比亚方面帮助支持的,比如说在国际组织的竞选,赞比亚从来没有说过“不”字;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包括台湾、新疆、西藏、“法轮功”等问题,在赞比亚基本上都不存在。

所有愿意跟我们发展对话关系的政党,我们也跟他们保持并发展关系。至于个别反对党利用中国企业和个人一些不规范的行为,攻击中国政府,我认为它只是借题做文章。

但不管哪个政党上台,都会保持跟中国交往、中赞友好合作的大方向不会改变。

南方周末:如何确保这个大方向?

李强民:我们对非援助虽然数额很少,但是我们是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只要是赞比亚人需要的,我们能做的,我们就全力支持。这也是多年来在牵涉到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赞比亚坚定支持中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今年1月,赞比亚总统班达会见世界银行行长时,被问到为什么赞比亚近年不向世界银行借款,班达总统很坦率地讲,你们的借款附加条件太苛刻,写一个申请三年五年没有回复,评估还要好几年;而中国人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一旦我们有什么需求,中国人认为能做,就立即给我们答复,效率比你们高得多。

我认为,近年来中非关系的快速发展,特别是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成功举办,客观上引起了世界各国对非洲的重视,加大了对非洲的投入。非洲目前有今天的地位,除了非洲国家联合自强之外,我认为这与中国加大对非洲投入是分不开的。

南方周末:赞比亚的外交,是否也在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李强民:近几年,特别是胡锦涛主席2007年对赞比亚进行国事访问之后,赞比亚更坚定了“向东看”的战略,认为中国是赞比亚的依靠,是赞比亚的希望,是赞比亚学习的楷模。

用赞比亚总统的话说,我是惟一一个可以随时出入总统府的大使。插着中国国旗的车开上街,很多当地人都会敬礼。

赞比亚的发展离不开西方,因为毕竟原来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它的政治体制和司法体系,包括一些文化传统都是沿袭西方的,西方的援助金额也比较大。但是从骨子里来说,赞比亚对中国人民是一种兄弟般的感情。

 

友情链接: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南路498号 邮编:410004 电话:0731-85623096 传真:0731-85623038
湘ICP备09017705号 湘教QS4_201212_010022 丨 信息中心技术支持
您是本站第 1 位访问嘉宾